欢迎光临中国图书网 请 | 注册
五根日记

五根日记

作者:陈村
出版社:文汇出版社出版时间:2006-01-01
开本: 大32开 页数: 332
读者评分:3分1条评论
本类榜单:文学销量榜
中 图 价:¥7.4(3.2折) 定价:¥23.0 登录后可看到会员价
加入购物车 收藏
免运费政策
北京满49元免运费
全国满69元免运费(港澳台除外)
温馨提示: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,大部分为全新,个别图书品相8-9成新、切口
有划线标记、光盘等附件不全
本类五星书
买过本商品的人还买了
新品折上折

五根日记 版权信息

  • ISBN:7806768742
  • 条形码:9787806768747 ; 978-7-80676-874-7
  • 装帧:简裝本
  • 版次:1
  • 册数:暂无
  • 重量:暂无
  • 印刷次数:1
  • 所属分类:>

五根日记 内容简介

  本书是中年客丛书之一。这是一本写给中年男人的好看读物。做一个桥梁或中介,让洛丽塔们和其他更多的读者看他们的视角,看他们的境界,看他们的做派,看他们的趣味,看他们的玩法,从中享受,认识或进一步认识绅士玩家,并积累审美经验,先从本书读起。
  《五根日记》收录了著名作家陈村50岁这一年的日记、通信、随笔和网上帖子。作为中国唯一一个全天候泡网的作家,陈村的好斗、有趣都可在书中窥见一斑。在网上曾引起过轩然大波、让人笑痛肚皮的《斗胆教训年轻人》、《话说李敖》、《话说胡兰成》等妙语奇文也被收录其中。

  世界上那些伟大的事情查中外新闻可见,人何其烦琐,人间何其花哨!我记录下的多小事,把大事留给别人去说。人只能活在小事之中……总之,这些记录是不全的,局限的,个人化的,本能的。无数这样的记录跟传媒新闻比照着读就能读出那个当下。
  书名中的“五根”是上海俚语。十岁一根,五根就是五十岁了。这说法比硬说自己“知天命”好玩。它早先是指钞票,十元称作一根,不知何时转称岁数。我还没混到六根,所以还不清静。

五根日记五根日记 前言

前言

  真是越来越没出息,一拖再拖才将这本书稿做完。谢天谢地!很简单的事情,没想到会弄那么久,身心疲乏几乎忧郁。困难在于想补上那段日子里的通信与帖子。平日不肯整理归类,等到引用就很挠头,况且保存在论坛上的资料容易散失。令我想来想去的还在于分寸,一些话今天公开面世会有困惑,说得那么精彩,删还是不删?这总是非虚构读物,我的原则是别让他人太难堪之余尽量多保留一点信息,哪怕留一个根。行文中,宁删除不造假。 有些事情说明一下: 这书中常出现的天天是我女儿,今年高中毕业;胖崽是我儿子,正读小学两年级。王宁是女儿的母亲。吴斐是儿子的母亲,我的现任太太,吴剑、三毛是她的弟弟妹妹。有些老朋友如郭祥华(绰号“大象”)跟文坛无关,是我生活的重要支撑,哪天讨饭diyi个讨到他家的。我不能一写书就把自己涂抹得上下名牌口吐仙气,扮演通体文学。 比较出格的是,我在书中保留了一些家庭纠纷的痕迹。其实谁都明白,真实的家庭生活不都是晴天。纷争多由小事引发,因这邪火烧在身旁,让人心烦以至于恼怒。书中还保留一些我这个父亲管教女儿的失败和头昏,放在那里等她过十年再看。当丈夫已很考验人,再当父亲,可能是这世界上zui困难的职业,还不给辞职。 这二十多年,我一直在家工作。把工作室设在家庭中很不明智,甚至可说缺德。两者的职能是冲突的,鲁迅的小说中也有“大白菜堆成A字”之类描述。当作家简单,当户主麻烦。我相信这种记录比亮相于家庭类杂志上的“名人婚恋”好,至少真实许多,不刻意打磨抛光。感谢我深爱的家人,容我在这个窝里梦想、劳作、烦神。 书中带#号的段落是有关我写作的记录。我在日记中一直用这个“#”鼓励还警示自己。 我在书中引用了一些帖子,它原本多半贴在天涯社区的“闲闲书话”上。在那里,“陈村”已被人注册,我只能叫“陈村在上海”。为存其真,原样搬上纸面。可惜的是,那网站只保留三个月跟帖目录,更多的帖子找不出来了。 书中插入的照片,非我所拍的,尽力标上拍摄者名字。有的实在想不起作者,还请鉴谅并和我联系。 世界上那些伟大的事情查中外新闻可见,人何其烦琐,人间何其花哨!我记录下的多小事,把大事留给别人去说。人只能活在小事之中。因为躲懒,有些奇怪事情本可一记,例如上海2004年的房价大涨,因我不再买房子,就不上心。那个美国总统的大选也可一记,但终究不是自家的事情。总之,这些记录是不全的,局限的,个人化的,本能的。无数这样的记录跟传媒新闻比照着读,就能读出那个当下。 书名中的“五根”是上海俚语。十岁一根,五根就是五十岁了。这说法比硬说自己“知天命”好玩。它早先是指钞票,十元称作一根,不知何时转称岁数。我还没混到六根,所以还不清静。 感谢朱耀华和张予佳两位先生的不懈催促,非此不能完稿。尤其是小张,深入虎穴,蹲在我当版主的“小众菜园”日夜监视,目光热辣,令我不好意思不做书稿而整日发帖回帖玩耍。他想必洞察,一个人到了五十岁是很容易胡闹的,即便不经常出去消费各种文化,也要自找不正经干活的理由。古人活到五十已是侥幸,我劝自己看见这个“侥幸”,感谢上天恩德,把日子省着点用,狡猾地用。 谢谢耐心读到这里的朋友。你我“根”数不同,却呼吸同样的空气,被同一个太阳照耀。

五根日记 目录

一月
二月
三月
四月
五月
六月
七月
八月
九月
十月
十一月
十二月
后记

展开全部

五根日记 节选

1.16 五雨 写完《又过一年》 一早起来,把徐芳关于过年的稿子给对付了。欠她几年了,都是朋友,不好意思再耍赖。 上午吴斐送我到青松城。去当《萌芽》杂志“新概念”作文的评委。见兆言、格非、甘露等人。甘露送我书。一天在看初赛的稿件。晚上和格非、兆言、甘露聊天。 宗福先电话,说给卫生局长打电话,要政协办公厅开公函,转到瑞金医院。我的许多事情总是麻烦福先,多年了。他帮过无数人的忙。 要天天住到王宁那里。今天是她和胖崽的zui后一天上学。放假了。 又过一年 我已在过第五十个年,过年这件事情不新鲜了。 在所有的节日中,过年时的心情是zui少变化的。以前曾提倡移风易俗,过一个革命化的春节。口号叫得很响,真正革命起来的我没见过。平时革命革命也就罢了,过年还要革命,大家就有点懈怠。官方话语中,过年不叫过年了,改称春节,百姓还说过年,说惯了。春节再革命化,也是放假三天,全家好好吃一顿,领压岁钱。也有改变的地方,给长辈拜年,不说恭喜发财,改说工作顺利,身体健康,反正都是好话,没什么十三点会说“斗私批修,继续革命”。那时候上海不让卖炮仗,我们从插队的农村带回来,过年的时候放上一通。大年初一,不能骂孩子,不可吵架,不能摔破东西。初一骂人要骂一年。种种民间的忌讳、规则依然有效。革命革到那个样子,都没把过年给革了,可见它的顽固。那时候的过年,如冬日的阳光。 过年是农耕时代留下的节日,真正的年还在农村。一进城市,不免偷工减料。城里的人,不再聚族而居,没有家祠不供祖先牌位,过年不祭祖了。孔子有两千年的家谱,小民们三代以上的祖先已说不清楚了。日子过得再红火,忘记祖宗,总不能说是件好事情。革命者没有想过,丢掉祖宗的概念哪来的祖国呢?人毕竟还不是克隆出来的,有“祖”或没“祖”很不一样。 在城里,也不祭灶了。农村的灶台上贴个灶王爷挺美气的,给老人家做个龛安顿好了,上天言好事,下界保平安。现在是煤气灶,墙上敷的是滑溜溜的瓷砖,灶君菩萨没个住处了。所以,那个老天除了下雨下雪,除了发射卫星飞船,也和大家没多少关系了。 人老了,会想念旧事。小时候的年初一,弄堂里响着零星的炮仗声。醒来的diyi旬话要跟妈妈道:恭喜恭喜,身体健康!等到蹿出门去,看见伙伴们一个个不大像了。小孩穿着新衣,或戴一顶新帽子,那时再穷再苦的人家,也要给小孩做身新衣过年,哪怕用大人的旧衣改一改。做件新衣不容易,孩子在长身体,家长怕转眼衣服太小,就往大里做,所以,穿在小猴子们的身上都挽着袖口裤脚,唱戏一样,样子果然斯文许多。小孩毕竟是小孩,劣性不改,新衣口袋里摸出一节鞭炮,吹吹纸捻点出一声脆响,洋洋得意。鞭炮本来扭合成一条鞭才叫鞭炮,小孩舍不得一股脑儿放完,总是拆成一响响地零放,夸张地吓唬人家。哪家用竹竿豪放地挑出一挂鞭炮,刚放完,立即拥上一群小孩,头对着头,在纸屑中翻找漏下没点着的,找到就很开心。过年穿新衣实在也很受罪啊,玩不尽兴,如果被哪个小伙伴的炮仗将衣服烧焦一块,就难回家见爹娘了。再过一会,吃完了圆子,小孩陆续被点名叫回家去,跟着父母去给阿爷阿娘或外公外婆拜年。弄堂里,人们来来去去,手里拎着“黄篮头”(用竹篓装的水果,上封红纸),去拜年或来拜年。 以前的大年初一,跟妈妈去给外婆拜年,后来外婆没了,去给妈妈拜年。现在,除了给岳父岳母拜年,不知该给谁拜年了。我想,我也就这样慢慢地成了祖先。

五根日记 相关资料

书评--朱伟
陈村在2006年出版了他的2004年日记,2004年他50岁,所以叫《五根日记》。

陈村这本日记,好处是将一年内他自己写成的短文、别人给他可供发表的信件掺杂,以解决日记空间狭窄、单调。其中有已故陆文夫先生给他的信,一封写道,“我的写作生涯实在是从50岁开始,50岁以前的作品只能作为个人留痕。年龄和经历可以使人更清醒,也可以使某些人变得糊涂,糊涂得自以为聪明”。陆先生是一个一辈子平和之人,这里提到的“某些人”就颇耐人斟酌。

从这本日记看陈村一年,1月、2月准备3月的手术,5月迎接史铁生到上海,6月欧洲杯,7月到新疆,8月奥运会,9月陆星儿死了。发生在网上的事件,先是抨击侵犯版权,然后推荐网上美女写手,办“小众菜园”,将朋友间老照片贴出示众。他读书、写字、吃饭,陪儿子做作业、玩游戏,与女儿好像有些矛盾。一年中似乎只有情人节说到自己“已从爱情战线退休”有点哀戚;进医院开刀前有一句“人生苦短,总和那么不好玩的事情在玩,那就更短”的抱怨。除此都欢畅蓬勃、嫩芽咄咄逼人。周边朋友,则年复一年也都在欣欣然劳苦中:王安忆到复旦当教授,孙甘露在学法语,马原忽隐忽现,在开他的宝马车。陈村说,人的一生,废话居多,乐此不疲,谁能真把废话废了?把废话写成味道自然是本事。作家中如果要比写日记能力,大约谁都比不过陈村文字俏皮。

此书中有四篇写得精彩的短文,一写李敖,二写胡兰成,三写朱德庸,四写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青年。陈村对李敖的概括是“鸹噪”,说他是因性欲无出路才在文章中淤积成灾,所以写字基础是手淫,失去对象忘了分寸,才只为自己痛快。且趣味也是温饱型,肉感第一,“重咂滋味,饥寒之士在细数有吃的日子”。他说胡兰成的文章恰如他鉴赏女人,虽有灵光一现,毕竟心魂散了,所以指草言花,纵蹄而过,空山无人。他说他“心里大抵是卖弄的,笔下却干净、妥帖、妖娆”,这六个字用到精致,最好是“妖娆”,“妖娆”中其实有对女人平静之心的骚扰。他还说。“张爱玲心有尘埃,以尘埃作底,所以不打妄语,一身不虚。胡兰成不喜欢有根,图一个漫天飞舞”。但分析张爱玲与胡兰成的婚书,前两句张爱玲写“胡兰成张爱玲签订终身,结为夫妇”,后两句胡兰成续“愿使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”,认为张爱玲签订的是终身,要婚姻本义;胡兰成以安稳对静好,则“左顾右盼,心中发虚,留了尾巴”,多少有点牵强。在我看,胡兰成文字,读一本《今生今世》足矣,他文字最好也就在遇到新鲜女人之时,《山河岁月》、《中国文学史话》都暴露国学根底不过如此。最无法容忍的则是《禅是一枝花》了。

四篇文章中,说朱德庸,因本意是吹捧,不再恣肆淋漓,就只以肉笑皮不笑写他皮笑肉不笑。说朱德庸作画如持斗蟋蟀之丝草,这块须须,那块须须,逗窈窕淑女与好逑之君子都玩起纠缠得无可逃循的游戏,还自以为壮烈,其实都是他自身的写照。写朱德庸蓬勃坏笑时,他自己更“阴私”得意。 教训年轻人则有些气急败坏——年轻算个鸟,你们今天可以不是东西,你们可以断定他人不是东西,暗中你们一定要自己成一个东西。中国文字的逻辑关系,码来码去,以自己逻辑唱双簧,自得妙像迷醉。这是陈村玩熟了的,当年那篇《开导王朔》就可以拿来做单口相声。

大概谁的文字都好在这样不修边幅,无遮无拦,无须任何禁忌。比如说胡兰成,反正是个汉奸,又是个死人;比如说李敖,反正他一辈子被很多人骂,他也骂更多人。这都不需承担或不怕承担责任,文字就可信马由缰地写到哪里算哪里。陈村文字的活泼,最好状态其实也就在这种他自称“瞎写”周边人事,越写自己越好玩,从阴险刻毒中收获机智。曾邀他就如此一周点评一个人物,他含糊其辞,最终也未成就这一好专栏,耽误了最出色文字。不过再想,除胡兰成与李敖,周边人也不能这样刻骨地被评论——大家都被一张皮披着,揭这张皮有意思,真把它揭掉了,大家都不再有新鲜,陈村也就不能貌似忠厚地记日记了。

五根日记 作者简介

男,回族,1954年生于上海。曾务农,做工,再上学,教书。近20年,任上海作家协会专业作家。曾先后兼职于榕树下、99书城网站,任艺术总监暨“躺着读书”、“小众菜园”论坛版主,操持四届网文大赛评奖。1979年起发表小说散文诗歌。迄今出版有《陈村文集》、长篇小说《鲜花和》、散文集《今夜的孤独》等三十种著作。

商品评论(1条)
书友推荐
本类畅销
编辑推荐
返回顶部
中国图书网
在线客服